简体 |繁体 | English   人员查询  客户端 | 公务邮箱 | 旧版回顾
国际新闻 中国新闻 大地栏目组 亚太经济 司法廉政 体育 书画家 军事 教育 公告
中国新闻
个别球鞋买到就翻倍 "炒鞋"升温谁是推手?
  发布时间:2019/8/7   来源:人民网   记者:王俊岭 刘子冰

  随着居民收入增加与消费升级,各式各样的限量款名牌球鞋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和关注。长期以来,由于球鞋品牌限量发售的营销策略,部分鞋款作为闲置物品在市场流通中存在溢价空间,由此产生了“倒卖限量球鞋”的生意。今年以来,“炒鞋”在国内各地有所升温。潮流单品交易平台“毒APP”数据显示,5月,最热卖的几款鞋市场交易价格与发售价格相比,涨幅均在100%以上,个别球鞋甚至涨幅达430%。

  

  “炒鞋”成了“大生意”

  早上7点,北京某运动品牌专卖店门前,已有将近50个人在店门口有秩序地排队。为什么冒着暑热早早来排队?是因为10点将有一双限量款的鞋子在这家店发售。“我早上5点多就过来排着了,希望这次能抽到吧。”在现场排队的小刘说。到了10点,一位店员从排头开始依次给每位顾客发了一个抽签码。该店员表示:“拿到抽签码只是第一步,不是所有拿到号码的人都能买到鞋,只有中签的人才能买到,至于能不能中签就全看运气了。”

  与此同时,现场有鞋贩子在收购刚刚买到的鞋,到手后立马加价转手卖出,这双限量款球鞋的价格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涨了几百块。这些炒作都有动力。例如,基于美国篮球明星迈克尔·乔丹打造的知名运动品牌“AIR JORDAN”(简称“aj”)复刻重制篮球明星乔丹在 NBA1994-1995 赛季夺冠时穿的篮球鞋“aj11红黑时刻”,就吸引了一波球迷的关注,相关产品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快速升高。

  王冠璞是一名华南理工大学的学生,业余时间他也充当一名“鞋贩子”。对于日渐升温的“炒鞋”现象,他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现在‘炒鞋’一般是由鞋圈的一些‘大佬’带节奏。他们会建群去拉拢人,让贩子们集中时间去平台扫货,给其他人一种‘现在这双鞋要涨价了’的错觉,诱使其他人也开始跟风扫货。事实上,‘大佬’手里有大量现货,他们只是顺势把囤积的鞋高价卖掉而已。抢购的‘节奏’过两天就消退下去了,而跟风扫鞋的人就成了‘接盘侠’。”王冠璞说。

  在王冠璞等“圈内人”看来,跟风炒鞋的风险就是,自己并不知道所谓的“炒鞋”到底是圈内大佬设计的局还是在真心收购。“市场上球鞋的价格大部分还是由限量、联名、明星上脚热点等真正的价值决定的。”他说。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这些被爆炒的“限量鞋”类似于名包名表,本身既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又因为稀缺性而被赋予“保值增值”功能。“炒鞋”本质上是一种投机者通过操纵体量较小的限量版鞋品市场,有意抬高市场价格以获取超额利润的行为。

  是“虚荣心”还是“有情结”?

  据了解,目前,国内限量鞋的“市场价”,主要来源于两三家大的球鞋交易平台,但这些平台只具备中介、鉴定等功能。在平台上销售的球鞋,绝大部分来自散户和鞋贩子,价格也是由这些卖家给出的。当短时间内大量资金涌入扫货,某款鞋很容易就出现价格快速持续上涨的情况,这促成了具有“稀缺概念”的鞋大幅度涨价。

  在天津大学读书的杨至端是一名球鞋爱好者。在他看来,更多人愿意了解球鞋及其背后的文化是一件好事,但是也有很多人只把它当做发家致富的工具。“最典型的例子就是aj1,明星上脚后价格飞升,鞋贩子囤货再赚高额暴利。我觉得现在很多球鞋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都不合理,已经脱离了球鞋本身的价值,例如明星同款、潮牌联名,只需稍微炒作一下就能卖出天价。这也让很多真正热爱球鞋文化的人无法买到自己喜欢的球鞋。”杨至端说。

  由于“炒鞋”并不影响绝大多数人正常消费鞋子,民众对于“炒鞋”现象的理解也各不相同。

  在54岁的翟先生看来,“炒鞋”更像是孩子们的一种游戏。他表示:“可以适当满足孩子需求,但也要适当控制。因为孩子心态还不成熟,如果纵容,会形成孩子虚荣和攀比的心理。孩子有他们喜欢的东西,只要经济允许、市场规范是可以的。”

  家在河北的任女士平时并不太关注日常用品炒作等相关内容。她表示,对于炒鞋这种现象,自己的消费主要与收入水平相挂钩,根本不会参与这种“炒鞋”活动。

  尽管对于一部分人来说,“炒鞋”可能是一种爱好或基于某种情结,但自己觉得更多人是跟风和从众心理,还有虚荣心在作怪。

  面对“炒鞋”是否涉嫌过度“饥饿营销”,相关商家也陆续做出了回应。例如,飞人乔丹品牌称aj官方不想让自己的鞋被转卖热炒,在发售的鞋帮上直接写了“not for resale”(禁止转售)的标语。美国著名帆布鞋品牌匡威也表示:“匡威从未参加,也绝不鼓励任何炒卖行为。对于线上炒卖、线下配货等现象,我们和各位一样深表意外并痛心。我们已第一时间与相关授权经销商进行了严肃沟通,取消非联名款产品的排队和抽签,严禁一切配货行为。”

  “鞋穿不炒”,理性消费

  目前,国内专注鞋制品特别是运动球鞋网上交易的平台除了“毒APP”,还有“nice”、“斗牛”、“get”等很多平台。这些定位为“潮牌鉴定电商”的平台近年来快速发展,获得了越来越多投资者和商家的关注。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4款主流潮牌鉴定电商App在25岁及以下用户中的整体渗透率达11.3%,较去年同期增长超3倍。5月8日,二手交易平台“转转交易网”也上线潮品鉴定交易平台“切克APP”,正式杀入国内球鞋潮品交易市场。

  不过,面对“炒鞋”升温引发的社会热议,一些交易平台也开始反思,呼吁理性并遏制投机。不久前,潮流生活方式平台“毒APP”发布反对炒鞋的倡议书,强调球鞋是广大消费者体验潮流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广大用户、潮人和交易者应该理性消费,尊重球鞋文化、远离炒卖行为,共创良性的潮流消费市场环境。

  “毒APP”对外沟通主管昭阳说:“我们反对炒鞋,致力于提供潮流消费场景。体验潮流文化是当代互联网年轻用户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方式,‘毒APP’正在通过升级优化平台治理措施,完善平台赔付机制等杜绝炒鞋行为,保障买卖双方权益。我们也呼吁国内外同行一起努力优化潮流消费者的购物体验。”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卷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如果是厂家发售的限量版鞋子,那它本身就不是作为鞋子来销售的而是作为收藏品来销售的,其价格可以任意确定。但是,只要有足够的产量,就不该有“炒鞋”状况发生。“高价购买者可能是把它当作一种炫耀的工具或者用作收藏。但从实际应用来说,鞋子除了穿几乎没有什么其他价值,因此其收藏价值从长期来看不会太大。”董登新说,球鞋有比较多的替代品,且制作含金量不高。在这个领域搞“饥饿营销”没有实质意义,更多是做秀的手段。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万喆认为,球鞋价格跟大众的消费能力是有关的。毕竟,在一个开放的市场上,它的价格定位就已经充分考虑到了用户的需求和能力。

  “我们要看到‘炒鞋’现象及其背后存在的部分合理性。随着财富拥有者更加年轻化,一些高端商品和服务也必然日益瞄准年轻人群。年轻人腰包鼓了,往往会热衷于消费或投资一些他们比较感兴趣的东西。当然,我们不倡导‘炒鞋’,但当个体消费者确实有经济实力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也应该包容看待。从社会层面看,我们更应该关注这种现象背后是否存在投机套利、金融诈骗甚至违法行为。”万喆说。

责编:周勇


要  闻
港澳大湾区靠什么引来“金凤凰”?
中共中央关于追授黄文秀同志“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的决定
习近平向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劳尔·卡斯特罗和古巴新任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致贺电
开启一带一路商业新机遇、搭建邓商会员发展新平台
东盟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释放哪些信号?
又要退群?美官员:美国或将退出《开放天空条约》
习近平将赴印度出席中印领导人第二次非正式会晤并对尼泊尔进行国事访问
习近平:友好不分先后 中所建交顺应时代潮流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
习近平同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和波兰六国元首就建交70周年互致贺电 李克强同六国
姓  名
身份证号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中国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亚太经济新闻网 凤凰通讯社 中国网传媒经济  中国青年网 华讯网 央视网 央广网 映象网 凤凰网 中联部 中国新闻网 龙子网 国新办 中国网信网 未来网 中国纪委监察部 中编办 紫光阁 法制网 中青在线 微信公众号  
  主页  关于我们  会员专区  网址:www.cinm.hk  新闻热线:18137825188  豫ICP备17050924号